今天明明是她有理的,可是为什么最后却被顾明城吓成了这样?    ……    收到白眉要回南陵的微信是第二天,姜淑桐在工厂里。    她觉得南陵这个名字挺好听的,就问白眉去南陵G嘛,这个地方和白眉有什么关系?    白眉说:我的公公过世了,他在小镇C劳了一辈子,养育了一个好儿子,可惜,我没有福气当他的儿媳F了。    姜淑桐这才意会过来,原来南陵是徐茂慎的家乡,玉牌上那个踩缝纫机的老人死了吗?    不过,现在正是她和徐茂慎关系敏感的时期,还是不要参与太多吧,上次顾明城都要杀了徐茂慎。    白眉说她昨天晚上一夜都没有睡着,想起以前的种种,在美国和徐茂慎认识的经过,又给姜淑桐发了好些那时候的照P。    姜淑桐细细地看起照P来,徐茂慎现在并没怎么变样,只是眉宇间多了J分沉稳成熟,有了好男人的感觉。    这些照P姜淑桐都看过去了,唯有一张照P,姜淑桐很感兴趣,那是一张徐茂慎和白眉在大学校园里的照P,背后闪过一个人的身影,应该是用单反相机照的,聚焦在徐茂慎和白眉的身上,不过,姜淑桐还是一眼看见了背景中的那个人。    长相和现在没什么差别,高傲,桀骜不驯,一首cha兜,目不斜视的模样,那时候的他就喜欢上黑Se和灰Se衬衣了——    姜淑桐的心忍不住怦然一动,顾明城!    她的唇角忍不住笑了一下,脸上竟然浮现小nv孩般娇羞的神情。    心里默念了一下:明城,顾明城。    白眉好像带着徐峥杨回家奔丧去了,还有徐茂慎。    大概过了两三天以后吧,姜淑桐正在顾明城的办公室里,忽然推门进来一个人。    姜淑桐站在顾明城身边,双手从后面环住顾明城的脖子,看到来人,愣了一下,竟然是徐茂慎。    他的左臂上戴着“孝”章,见到顾明城和姜淑桐,就磕头行礼。    姜淑桐听说过,有的地方,有这个风俗,就是家里有人过世了,过世人的后辈必须去送了钱的人家一一谢过的。    只是姜淑桐没想到,在大城市里,徐茂慎竟然也严格遵守这一点。    顾明城并不是徐茂慎的长辈,只是平辈,看起来是给了钱的,那么徐茂慎父亲去世的消息,他是知道了的,之所以不告诉自己,姜淑桐很明白原因。    徐茂慎表情凝重而严肃,一脸的风尘仆仆,他磕了一个头,说了一句,“谢谢!”    就离开了。    他离开以后,顾明城抬头,看向姜淑桐。    “看—看我G什么呀?”姜淑桐问。    “你早就知道他父亲的情况了?他和你说的?”顾明城问到。    “没—没有啊,明城,我们一直没联系啊。你怎么会这么说?”    “你按我肩膀的手一直保持着原来的力气,没有震惊!我知道,他父亲去世的消息你可能知道了。因为玉牌上的蹬缝纫机的人是他的父亲,对这个人,你可以说熟悉,也可以说不熟悉,但你的动作绝对不会平静,对么?”顾明城微微抬头,看向后面的姜淑桐。    姜淑桐的头低垂着,顾明城说的对,同时也让她倒吸一口
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

492| 855| 783| 837| 112| 99| 562| 202| 178| 407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