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明城细细地打量着姜淑桐。    脖子上戴着精美的金链子,锁骨既漂亮又X感,唇上涂着轻薄的唇膏,脸型精致而妩媚,她的手腕也很细,如果没记错,也是戴着一根细细的金链子。    这个年龄的nv人,开始对金银细软感兴趣。    仿佛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,马上就要掉到地上,可顾明城知道,她是永远都不会掉到地上的,她就那么招摇地开放,吸引着过路的男人,人人都想摘了占为己有。    现在,她的确开始吊打他了。    而且,她昨天嗓子喊哑了,声音沙沙的,这是顾明城第一次听到nv人嗓子哑,竟然X感地让他着迷。    姜淑桐按压了一下顾明城停在自己小腹处的手,“我今天来例假了,顾总不知道吗?”    本来姜淑桐例假很准,可每次和顾明城做完以后,如果还有J天才来例假,会提前到第二天,无一例外,她知道是因为这个原因。    果然没怀上二胎。    “即使怀上二胎,我也不会要!”姜淑桐仰着头,眸光微微敛在顾明城的脸上,傲娇到死。    顾明城身子往后撤了一下,若有深意的目光看着姜淑桐。    这场对话中,他和她根本不是在对话,是在*。    所有的话都走肾不走心!    “如果怀上了,要么我死,要么孩子死!即使生下来,我也亲手杀了他!因为他爸爸chou烟,我不想再要第二个哮喘的孩子!”姜淑桐面对顾明城,面若冰霜。    她走的是心!    走肾的人不是她!    “还有,昨天顾总在外面玩nv人的照P我已经拍下来,如果到时候我怀了,你B我生下来,我就把这些照P发给各大媒T,说太太怀Y的时候,你在外面乱搞,到时候明城集团G票下跌,你形象大打折扣,就不是我的事儿!”说完,姜淑桐要起身去拿快递。    身子重新被顾明城揽到了怀里。    他细碎的吻落在她的脖颈上和腮上,又使劲儿啃吻了她的脖颈一下。    “顾太太,你威胁你男人的样子,真他M的欠G!”顾明城这句话,说得很轻巧。    所有的力度,都埋在嗓子里,那是男X荷尔蒙的声音。    姜淑桐松开顾明城的脖子,T最后起来。    她起来以后,顾明城的身上一下子就松开了。    他怅然若失。    姜淑桐往门口走的过程中,摇曳的身姿,背光,光晕把她婀娜的身姿打了一层光。    顾明城一直在她后面注视着她,抚弄着下巴!    姜淑桐的手机又响了一声,她拿起来看了,没接。    估计又是快递的电话,她要出去了,没有接的必要。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姜淑桐拿了一个包裹严密的小盒子进来,坐在顾明城的身边,拿剪刀拆开,她涂着酒红Se的丹蔻,她拿剪刀剪开的时候,小拇指翘着,X感优美。    里面又是泡沫的包装,还有一层报纸,姜淑桐拆得都有些不耐了。    顾明城背靠着沙发,微侧着身子看姜淑桐。    里面竟然还有一个纸盒子,姜淑桐拿出来,比拇指要大一点。   &nb
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

910| 756| 287| 142| 710| 236| 405| 474| 368| 289|